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乐博网

迷罗

2017-8-18 01:33
10


   
   
    迷罗
      
   
    迷罗。自有记忆起,已经十岁了。十岁之前的事她都忘记了,至于为什么忘记她可就说不清了。
    她只记得曾经生活在那户姓郑的人家。养母是个善良忠厚的女人,把丈夫看做自己的天。仰浮诗歌读书人,知书达理、受人尊敬。他们给迷罗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   第二天迷罗走了,只带走了两样东西   也就是从那时起,街头开始漂泊这样一个女子:一袭黑衣,乌发束在身后,背上背的是一吧古琴;眉眼冰冷、丹唇紧闭,仿佛那张冷艳的脸上从未绽开过笑容;修长的手指偶尔从衣袖中露出,白皙、美丽却同样透出寒意。迷罗就这样漂泊着,她不知道自己要飘向何方,只知道要往前走……似乎,前面就有那么一个地方可以栖息她的灵魂,又似乎那个地方永远都在前面,怎么走也走不到……
    迷罗一步步远离了洛地,那个在她的记忆中停留了五年的地方。迷罗每到一个地方,就寻找可以抚琴的地方,往往法是一些茶肆。迷罗在那儿抚琴,任凭那些污秽的言语向自己袭来,指间流出的永远是最纯净的音韵。仿佛自己漂浮在另一个世界,丝毫感受不到这俗世的喧哗。迷罗从来不会久留,在短短的停歇后拿了自己的报酬就会离开。
    这已是迷罗离开洛地后的第二年了,迷罗依然过者漂泊的日子。这个有着绝美面容的女子似乎是习惯了漂泊,习惯了冷寂……
    在人烟渐少的山野间,有的是延绵无尽的山和脚下这条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的路。迷罗就这样走了三天,没有遇到一户人家。夜幕又一次降临了,回荡在山野间的只有山野的哀鸣和野兽的悲嚎。迷罗似乎不曾怕过,也许只是不知道什么邵建民是怕。她只是感觉自己,真的有点累了……
    第四天的时候她看到了山野间一所简陋的小茶肆,终于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一个干瘦的男人给了她一碗水,狡黠的目光却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迷罗的身体。另外的三个男人也不住地打量着她,坐在一旁的那个女人则侧过了脸去。
    迷罗挣扎着站起来想离开,被那个干瘦的男人劝阻了。他是这个小茶肆的老板,他告诉迷罗这方圆五十里内没有别的人家了。迷罗颤抖着站了起来,一只胳膊撑在桌子上,嘴角划过一丝冷笑。她知道自己是走不动了,但她也知道自己决不能留在这。
    太阳一点点西沉,那几个男人的目光也越来越贪婪。迷罗近乎绝望了,眼中显出死灰般的颜色。迷罗感觉自己的意志越来越模糊,就在这个时候迷罗却听到了马蹄声,似乎是越来越近了……不多时,果然有一列人马伴着飞扬的尘土席卷而来,在这个小茶肆前停了下来。这是一列军队,从他们的装扮上可以看得出。
    “老板,拿水来!兄弟们急着赶路!”为首的将领吆喝着跨了进来。这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脸上张扬着掩饰不了的英气。迷罗看着她,突然一个奇怪的念头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慢慢解下琴,放定,开始从容地抚出音律。一时间,仿佛连风也凝止了,只有舒缓淡定的琴声在旷野里回荡。将军看到了她,她却只是低首抚琴。一曲作罢,将军仰面大笑,转而携迷罗上马。迷罗知道,她是他的了……
    迷罗跟随将军去了军营,没有战事的时候他会陪着她,但他从未侵犯过她。迷罗以为自己是一个女人了,因为她选择了自己想要的男人。但他却只是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对她从未要求过什么。
    城与城之间的争战总是不断,为了统治者各自的野心而不惜以一城百姓的鲜血来换一方城池。迷罗知道这一次的战事非同一般,因为将军已经几昼夜没合眼了。终于他还是对迷罗说了:“我不能带你走了,这一战实在是生死难卜……我一直把你当女儿一般,我家中也有一个和你一般大的女孩儿。我让人送你回家吧,和我的家人在一起,他们会照顾你的……”迷罗怔怔地看着他,摇了摇头转身离开,只是一瞬间却已是泪如泉涌。“女儿……”这是他给她的答案,却不是她想要的……
    迷罗走了,走的决绝,将军派了好多日呢去找他却没有找到。
    她平生第一次为一个男人流下了眼泪,她想她是爱过的……
    终于,在海上漂了数日后,迷罗来到了这个叫瀛滨的岛城。同船来得人告诉她这个地方人都很和善,也都很富足。虽然瀛滨四面环海似乎是过于封闭了,但迷罗却感到这儿是适合她的。
    迷罗开始在瀛滨最大的茶楼抚琴。这个名为“悦心”的茶楼因其主人含悦心而得名。这儿有着竹制的楼阁,各种奇特的花草。来这品茶的人也都是很安适的样子显得很文雅,慢慢地品茶,静静地赏琴。迷罗感觉在这儿抚琴也特别地安心,似乎自己那颗漂泊的心也终于可以停歇了。记忆中好多伤与痛也渐渐远去了……
    迷罗似乎是爱上了这种平静的生活,也许在她的内心深处所渴望的也就是这样一种平静安定的生活......
    然而,石玉出现了,如风吹过水面划出涟漪一般,石玉的出现掀起了迷罗内心的波澜.
    他观察她很久了,从迷罗在悦心茶楼抚琴的第一天起他就注意到了她.石玉总是伏在二楼的楼栏上俯看迷罗抚琴,他看迷罗的眼神像欣赏一幅画又像在解读一段心事.在他的眼中这个女子是迷离的孤傲的,却又让人怜惜.
    迷罗并不是没有注意到石玉,的确这个着白衣样貌俊朗的男子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他每次来总是对所有的人微微的笑,对每个人都是同等的友善.而别人呢,总是很恭敬的叫他少主.是的,他是瀛滨城城主石天的儿子,这是悦心--悦心茶楼的老板告诉迷罗的.
    悦心是一个小巧而精致的女人,穿粉色如蝶的衣裙,梳美丽如云的发鬓,柳眉,杏目,丹唇,笑声清脆而干净.迷罗喜欢悦心,也许是羡慕悦心的生活,甚至是她的性格.
    悦心和石玉是极好的朋友,石玉朋友很多但和悦心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一点从悦心对石玉的称呼上就能看出来,她叫他石玉哥哥.
    所以迷罗和石玉很快就正式认识了,因为迷罗也恰恰是悦心喜欢的人.悦心也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迷罗这个和自己有着截然不同性格的女孩子产生一种亲切感......
    迷罗和石玉在悦心的房间里看悦心煮茶.迷罗低头看案几上的一株白菊,石玉看着她,悦心一个人滔滔不决地讲着茶道.窗外是如瀑的雨帘,这样的日子是适合品茶的.
    "悦心,你知道世界上最好的茶是怎么做出来的吗?"石玉突然看着悦心问.
    悦心微微一笑,"无所谓最好的,境由心生,品茶的意境在于人的内心."
    石玉微扬了以下唇角,走近窗边.伸手取过一盏琉璃杯,接了一杯雨水放回案几上.迷罗看了他一眼,伸手捻过一朵茉莉花抛入水中.经水浸泡后的茉莉花开始在杯中盛开,宛如一朵小小的莲.悦心捧器琉璃杯轻轻泯了一口看着迷罗笑了.迷罗抬头看了看石玉,他看她的眼神包含了深意.
    迷罗依旧日日抚琴,琴声中却多了几丝迷乱,她知道自己期待什么,却不知道自己的期待能否实现......
    终于,他还是说了:"迷罗,做我的女人"几乎想都没想,她就答应了,那不正是她所期待的吗?
    石玉带迷罗去流泉听瀑,去看海,去骑马,去狩猎,他总是喜欢勾住她的身体亲吻她的头发。迷罗似乎忘记了一切,心理眼里只有两个字
    在迷罗和石玉在一起的日子里,悦心很真诚的分享着迷罗的快乐。她对迷罗和石玉有着同样真挚的感情,她希望自己喜欢的人能快乐。
    迷罗开始穿白色的衣裙,开始对人微笑,琴声中也多了柔情少了落寞。她觉得自己真的就可以这样一直幸福下去了。然而,梦还是碎了……
    迷罗看到石玉进了怎样预防儿童白癜风的发生茶楼跑回房间换衣服,等到她回到悦心房门前时却听到了一生中最令她绝望对于甲癣你了解的又有多少的对话。
    “你为什么就不能带迷罗去见城主?!”是悦心的声音,此刻却饱含了愤怒。
    “我不能……她的出身决定了我不可能娶她……”石玉的声音淡定如初。
    “你没对城主讲过怎么知道他会反对?!”
    “问题不在于父亲!我不能为了一个女人毁掉自己的前途……”
    ……
    迷罗走了,穿着她来时的一袭黑衣,带着她的琴和香囊在夜色笼罩的街头走远了……
    寂静的夜中她听到了自己的脚步声也听到了自己的心跳,还有……流血的声音,她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心在一点点被噬咬着……
    迷罗听到了海的咆哮,她记起了这座城的四面都是海。现在能去哪呢,回去是不可能了。她只有往前走……
    海的咆哮声越来越大,海水没过了她白皙的脚腕,淹没了她墨色的衣裙,终于连那最后一缕墨色的发也被海水吞噬了……
    海面掀起了巨浪,无数的海岛伴随着海的怒吼在天际起舞,一轮圆月在海天之际升腾,月影中飘来白色的帆。
    迷罗醒来时几乎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感觉到头晕晕的。她惊恐地看着周围的一切:古木的 地板,黄色的围帘,白色的床幔,隐隐可以听到海浪的声音。站在窗边的一个穿青色衣衫的小丫头看到她醒了,惊呼着跑开了。
    迷罗勉强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好奇地看着自己身上果者的淡粉色的衣衫,又看了看周围的一切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就在迷罗苦思冥想的时候走进来一个男子:剑眉如峰,目光坚毅沉着,有着很挺的鼻子和好看的唇型。他的身后跟着几个青衣的女子,很恭顺地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迷罗奇怪地看着他走近。那双眼睛,那双眼睛……
    “翼……”连迷罗自己都诧异为什么会喊出这个名字,她并不认识他呀!但是越来越多的画面在她眼前浮现:高大的殿宇,美丽的园林,穿青色衣衫的少女,还有……火……迷罗感觉自己的头脑越来越乱,头好痛……好痛,终于无力的地倒了下去。
    再次醒来时,迷罗发现那个男人坐在自己身边看着她,目光中满是怜惜的感觉。他轻轻拨开她额前的乱发,低声叹息道:“迷罗,我终于找到你了……”
分享到 :
0 人收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eeboo X3.2 © 2013-2017 LEEBOO.VI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