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乐博网

茜杏妖桃两相怜 vy4aneyh

2017-6-19 17:25
10

   

  杏花飘雪小桃红。姹紫嫣红、花团锦簇的春天,杏花,桃花各领风骚,出尽了风头。“占断春风是此花”,桃花认为非我莫属。“一树春风属杏花”,杏花自然当仁不让。桃杏争妍,欲一争高下。   

按时令花期,杏在梅樱之后,桃梨之前,“春风先发苑中梅,樱杏桃梨次第开”。杏是姐,桃是妹。按出道早晚,桃在《诗经》里以《桃夭》中“灼灼其华”之态一炮而红,成了文艺范儿,而杏很长一段时期名不见经传,较早提到她的是《管子》:“五沃之土,其木宜杏。”后来,《大戴礼记?夏小正》中也谈到:“正月,梅、杏、囿、桃则华”。因此,从进入文艺圈的先后及其地位来看,桃是大姐大,杏是小阿妹。杏委屈,搬来十二花神排行榜,灿灿地笑了。杏是二月花神,桃是三月花神,故,杏又成了姐,桃又成了妹。桃不服,请神农氏来评理,神农氏边念叨边勾手指,“桃杏李栗枣”,五果之中桃为首,自然,桃姐高兴,杏妹沮丧。杏不愿甘拜下风,凝思中突然想起杨万里曾夸她“道白非真白,言红不若红,请君红白外,别眼看天工”。杏心中窃喜:我有“姣容三变”,未开之时“红蜡半含萼”的纯红,开花后“粉薄红轻”的白中微红,到凋谢时“裁剪冰绡”的纯白。这是桃等其他姐妹所没有的。桃见杏亮出锏,她不慌不忙地轻轻道出:《诗经》里记载了我的“于归三宜”,宜室,宜家,宜人,详情不必在此赘述,想知道请自行参阅《桃夭》。   

杏不让桃,桃不让杏。针尖对麦芒,互不相让。我有杏花雨。我有桃花风。我比你好看。我比你漂亮。我开花比你先。我出道比你早。花神排行我第二。五果之中我为首。我有“姣容三变”。我有“于归三宜”。我有大量拥趸,我有众多粉丝。杏来,桃戟去,神通各显,难解难分。  白癜风怎么样治疗  

  茜杏妖桃,来来来,大哥帮你解忧烦。绝莫狂狷独自夸,茜杏妖桃本一家。都是欢场烂漫客,花事过后两相怜。桃杏抢姐让妹的争论,某人冷眼旁观了多时,不想让这对同病相怜的姐妹花伤了和气,便上前把她们拉到梨树下,一阵头头是道的说辞,让桃杏两大美女频频点头。春风两姐妹,梨下把话拉,先是笑盈盈,后来泪哗哗。   

  笑一阵,哭一阵的,咋了?   

  一句话说得人笑,一句话说得人跳!而桃杏的喜乐忧烦却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唉,不知从何说起?   

  捋捋!   

俗话说,花比花,气死花。像桃杏这样使出吃奶的劲儿比高低,只能是两败俱伤。这又不是田忌赛马,来个三局两胜赢了就算完事的,无论咋比,最终的结果,桃还是桃,杏还是杏,在人们的意象中都是春天美景的象征。冬天太漫长,厚棉衣裹不暖透心的凉。熏风一吹,春暖花开,阳光明媚,欣欣然生机一遍。杜甫从沉闷的严冬里走了出来,独步江畔,被群芳争妍醉了眼,紧锁的眉头舒展了开来,欢愉地翕动双唇:“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印象中,杜甫是个冷峻严肃忧国忧民悒悒寡欢的瘦老头,口里能吐出如此明艳欢畅之语,结冰的脸上能挂住微笑,这确实是春天的功劳。而这“千朵万朵”之中定是离不开妩媚活跃的桃杏。因为杏是春天的形象使者,桃是春天的代言人。如果没有桃杏,春天就会失却三分色彩七分热闹。瞧,郑清之做梦都梦到桃杏枝上小蕊开,“天孙红锦浅深裁,为惜芳苞未肯开。争奈东风披拂甚,枝头次第吐香腮。”瞧,白居易也在“种杏栽桃拟待花”了。    

  先让茜杏笑一回!   

  一个手持红杏满脸喜色的翩翩男子从初春的旷野慢慢走来。他就是北朝时的庚信,是吟咏杏花的白斑第一人。“春色方盈野,枝枝绽翠英。依稀映村坞,烂漫开山城。好折待宾客,金盘衬红琼”。他第一次用“红琼”一词来形容杏花如玉一般莹润而被染红的面容,红杏的俏丽形象开始在文人的意象中蔓延。自此,杏花便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诗词之中,特别是唐宋时期,杏花于诗词中频频闪现。   

  杏花“粉薄红轻”“欲白仍红”的“姣容”以其特有的“色泽三变”,妆点了春天的美丽,也缤纷了文人骚客的思情。茜杏是美好的。杏花含苞时,色纯红,“红蜡半含萼”、“蓓蕾枝梢血点干”。花苞渐开,红晕渐褪,“似嫌风日紧,护此胭脂点”。将谢未谢时,“团枝雪繁,亮白一片”,成纯白色,所以,赏杏人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角度欣赏到的杏花的色彩可能会有所不同。韩愈看到的是“居邻北郭古寺空,杏花两株能红白”。温庭筠欣赏的是“红花初绽雪花繁,重叠高低满小园”。宋诗人杨万里从远处只看到红红白白的,看不大清楚,“红红白白一树春,晴光耀眼看难真”。走近仔细观察“才怜欲白仍红处,正是微开半吐时”。杏花不仅花容媚人,且兼香气袭人。宋人曹组的“疏疏晴雨弄斜阳,凭栏久,墙外杏花香”。刘北京中科医院忽悠彤的“满阶芳草绿,一片杏花香”。晏殊的“风吹梅蕊闹,雨红杏花香”。还真不知,杏花是香在诗词里,香在春雨中,还是香在杏树下。   

  杏花不但色彩艳丽,芳香四溢,而且在春风丝雨中更显娇美妩媚。杏花开时,江南春雨频仍,故,初春之雨便称为“杏花雨”。“霏微红雨杏花天”。晚唐诗人韦庄在《广群芳谱?杏花》中把“杏花春雨”的春天描写得温润多彩,后来,南宋有位法号志南的诗僧,把那烟雾濛濛,似有若无,沾衣欲湿的“杏花雨”与柔和轻拂,吹面不寒的“杨柳风”相结合,让春风,春雨带给人以更质感的春意感觉,其实他留存的诗作并不多,声名并不大,单凭那句“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他硬是将自己的名字载入了宋代诗史。春雨与杏花似乎有不解之缘,宋人陈与义有“客子光阴诗卷里,杏花消息雨声中”之句,陆游也说“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杏花春雨”让春天充满了风致嫣然、旖旎温情的诗意。   

杏花还有一种压制不住的蓬勃生机。春天来,杏花开。宋朝的张良臣“一段好春藏不住,粉墙斜露杏花梢”,此句与叶绍翁的《游园不值》中的“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有异曲同工之妙。一种喷薄的生命张力,一种勃发的茁壮力量,一种脱颖而出的绝色美丽,是墙挡不了、门关不住、任何势力都阻挡不了的。   

  杏花缤纷之时,正是游人踏春的好时节。“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杏花满头,粉脸如桃,陌上春光好,少年足,一抔怀春心事,情动意萌,心在天边,人在春外。心情好,人生就美好,所以,有一种
分享到 :
0 人收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实用工具

Powered by leeboo X3.2 © 2013-2017 LEEBOO.VI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