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乐博网

洗手间

2017-6-19 17:26
10

一   

  时间还是半夜,月亮钻石般牢牢地嵌在月晕中央。这时候整个小镇白茫茫的,大街上的路灯眯着眼,无精打采,褪祛了夜色将上时的胭脂气。狗叫声从不远处传来,既不是悠闲也不是慌张,和月光一起跳上安歇的汽车和作坊——大海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像明镜似的。狗叫声攀进窗户,一头撞在角落洗脸池的“光明”铭牌上,他的心不由地“咯噔”一下。   

  大海感觉到了月光的移动,明晃晃的脸上仿佛被溅了一滩水。他把脚又往后挪了挪,刻意躲着月亮的窥探。狭窄的空间里烟头闪着亮光,看起来如同一颗在不停跳动心脏。   

  “大海!你他娘的要死在里面么?这么久!”大海的老婆此时在外面扯着嗓子叫唤。   

  “喔,就来了。”   

  大海的声音很小,轻声细语的,人们只需要听到他的声调就知道这是一个多么老实巴交的人。他总是一副对什么事儿都不太上心的模样,眼睛成天眯着快束成了一条细缝,身体削瘦就像春天里扦插的杨树条。大海做事情总不讨他那胖老婆的好,她总是左手掐着腰,右手指着大海的鼻梁:“你能不能有点骨气?哎,我说你被炒了能不能再找个工作?你他娘的是个男人不?……”她总希望大海有一天可以彻底醒悟,可是——大海先把呼吸调匀了,过了一秒后缓缓睁开糙树皮似的眼皮,他好像突然看到了距离眼球不远的启明星,恍然大悟地“哦……”一声然后就再也没了其他的情绪。不过这次大海又有点不一样,他一口气把剩下的烟吸完,恨不得把属于它的全抽到肺里。他做了一个有点不符合他性子的决定,重重地把烟蒂甩在水泥板上。当然也仅仅如此罢了,之后就恢复了他的失魂落魄样儿。水龙头被他踩在脚下,耷拉着的水管瞬间发出了大海都从未有过的反抗。水从房顶上的大铁皮箱子里推着下来,穿过窗户和凹槽,“哗——啦”地将形形色色的东西都涌进那不知道尽头的下水道里。大海竖着耳朵去听,水流久久绕弯的声音足以说明下面是通畅的,他的心情稍稍放轻松了些,没有了刚刚捂着肚子才进来时的狼狈样。现在的小屋极其安静,狗叫声仍然不慌不忙地东奔西跳,月亮照透了空气,贴在窗户上,直勾勾地盯着他,俨然一下子能把大海也照得透亮。大海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他找到了以前那种夜里站在乡下小河边的感觉,河水摆弄着镜子,还有掠水而过的岸风,一弯小船追着月光欢快地跑。他听见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他猜测草丛里可能藏着搭窝的兔子或者有斗架的蛐蛐。大海仔细地听,又像是听见了自己渐渐升调的呼吸声,又像是从水管里传来的下面一层邻居的呼噜声,当然也有可能是他胖老婆的呼噜声。   

  他不敢再想了,拉开了洗手间的破门,特意把门又在外面拽死,他怕关得不牢又会惹老婆的嫌。   

  二   

  大海和老婆都是乡下人,这几十平米的破房已经跟了他们很多年了,他们的儿女也像当时大海夫妻俩离开家乡一样毅然跳进了其他城市的潭影里。大海的老婆是一位清洁工,每天凌晨四点天还没亮就得早早推着清洁车到大街上去。大海自己原本也有饭碗,在一个钢铁厂里做活,就在半个月前领导还允诺要给他加些工资。然而世事难料,几天后忽然这个钢铁厂就在经济转型的拐角点倒闭了。现在大海一直怵在家里,也不找工作,愈发惹老婆的烦。   

  “大海,你这两天见鬼了么?白天上洗手间,大半夜的你也不能消停会?”   

  “哦”大海顿着声音“我也不知道这两天是怎么了,肚子一个劲儿地疼。”   

  “呵!不知道咋啦!老娘看你就是想偷懒!”听着大海的托辞她立马就不高兴了,“大海,你可和前些年不一样啦,我当时就是看着你勤劳肯干才拼死拼活地嫁给你,你倒好,现在给我整出个大变脸来!   

  你说我容易么?你看看南街搞房地产的张叔多厉害,我让你晚上趁着他清闲去向他好好聊聊讨个工作,你倒好,哎呦,你倒好!就去了两次就忘记这茬了。我说你是不是被那件事吓着了?!”   

  大海听她又要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地罗列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出来,心里的抵触情绪也油然而生。他的心跳开始乱了节奏,就像他上洗手间时听到的狗叫一般,先是跳一下,然后隔了一两秒再连跳两下。大海的感觉很白癜风的并发症有哪些不好,他的肚子又开始翻江倒海,不一会儿就搞得头上渗出了一层汗。他老婆还在自顾自地说着“那件事警察说得很明白了……”   

  “停,你先打住,我得上厕所,肚子又疼了,哎呦。”说着人就转到了洗手间的方向。   

  大海老婆惯例在外面骂:“瞧你那个出息!照你这样,我们啥时候才能在这个城市里立足呀?”骂着骂着她就变成了哭腔,“哎呦……我怎么这样贱命跟了你了呢……”   

  洗手间的水龙头又“哗哗”地倾诉起来,无奈它没有嘴也不懂人的语言,否则它说出话来非把长久待在这儿的大海吓个半死。大海连抽了好几根烟,他的烟是彩蝶的,口味较淡,一根两根都不能解他的乏。他确实也很累了,眼角爬满的皱纹将眼皮压得实实在在的,稍微放松之后,身上的汗凉了,他的身上就有了冷意。他又回到了家乡的小河边,那里没有咆哮的机器,也没有板着脸的高墙,也没有骂骂咧咧的吵闹。大海从来都没有这么想过家乡,但细想着他也从来没有这么愧疚过。自己老婆每天不仅要起早贪黑地苦累,而且还得挤出时间做出三顿饭来。大海蹲在洗手间里,胡乱地想了一大通。他想起那天晚上从南街张叔家回来的情形。那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月亮勾在云梢一会儿明一会儿暗。大海从南街的小巷抄近路回去,正进入巷口,他发现好像有两个黑影正在里面推推搡搡。这一定是有人在打劫!大海顿时没了走近路的心思,转身就跑,不到一会儿就气喘吁吁。他忘了叫人求救,慌慌张张地绕了很远才回到家,就连鞋子也跑掉了一只。   

  三   

  大海刚从洗手间出来,就又听到老婆的喋喋声。   

  “大海,你看见我的手套了么?就是我清洁时常戴的那个。哦关于白癜风该如何治疗的说明,还有剪刀,我好像忘了放哪儿了。”   

  她的记性现在和年龄相衬,今天忘了这个,明天忘了那个。大海没有回答,他现在比那天晚上回来时还要糟糕。眼窝深陷,夹白的头发粘在他的头上。大概是因为这一段时间一直拉肚子,他愈发显出病入膏肓的姿态。他不止一次想起那个夜黑风高的晚上——两个人在黑夜里搏斗,突然一个人腹部挨了一刀应声倒地。当然大海也会想一点其他的,例如抢劫的人在巷子里藏好了,等到路人走近了突然跑出来,路人也可能是在反抗中被抢劫的编辑评语段首请空两格(编辑留)
分享到 :
0 人收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实用工具

Powered by leeboo X3.2 © 2013-2017 LEEBOO.VIP

返回顶部